寻访渐行渐远的老手艺:转弯塘的打铁匠

来源: 黔灵影像作者:刘昌敏时间:2021-03-25

说起打铁匠,现在的很多人的记忆中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了。而改革开放之前,他们手中可拥有着一个让人羡慕的“热门手艺”。随着时光的流逝,打铁匠已经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只有在城市的边缘地带,还零星地散落着几个铁匠铺。
从小学得一手打铁手艺
 “叮、当,叮、当,叮、当......”贵阳市转弯塘二桥路边,54岁的张正祥正和自己53岁的搭档吴学祥在锤炼着一根撬棍。张正祥左手掌着撬棍,右手拿着铁锤对着撬棍头敲打着,而对侧的吴学祥则双手握锤,一上一下配合着张正祥的节奏。

张正祥与吴学祥配合了17年。

打铁匠张正祥。

吴学祥与张正祥是老搭档。

张正祥和吴学祥都是织金县牛场镇群兴村人,张正祥在油榨房组,吴学祥在灰堆坡组。说起牛场镇,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那可是织金县有名的打铁街。张正祥、吴学祥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从小学得了一手的打铁本事。
“我12岁那年,家里没有多少收入,就跟着比我大8岁的哥哥学起了铁匠手艺。之后,我就开始了自己的打铁匠生活。”张正祥说起了自己的经历。
1984年,听说省城贵阳一天打铁的工资是每天3元。张正祥心里一划算,这可比家乡每天2元多出来1块钱呢,那时候1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于是张正祥就离开了家,到贵阳打铁来了。
     

好钢用在刀刃上

“来到贵阳的时候,当时的金沙坡也有一条打铁街,那时候生意红火哦。每天都要从上午不停地干到下午。没有多少时间休息。”张正祥说。由于年轻肯干有一把子力,技术又好,张正祥的受到了老板的青睐,第二个月,老板就把张正祥的月工资从90块钱涨到了100元。

打铁也得自身硬。

有时候,加工工具得先用砂轮打磨一下。

吴学祥在摆放修理好的工具。

“打铁是个技术活,技术最高的是打刀,不管是菜刀、镰刀、砍刀,都是一个道理。。”张正祥对天眼新闻记者说。打刀要把一块1厘米左右厚度的铁板用工具从侧面划开,再将一根钢条镶嵌进刀刃部位,这就是常言说的好钢用到刀刃上。然后,就把镶嵌有钢条的铁块送到熔炉里熔化。这时候的火候掌握就是关键了。温度过低,铁和钢融合不了,温度过高,则铁会熔化掉。“所以,要恰到好处。这就全凭经验观察了。”

 工具农具一起做

铁匠铺的活路,在农村大多是农具。到了城市,就是农具加工具了。“农村的镰刀、锄头,这些是少不了的。城市里工地上,要打的还有撬棍、钢筋扳手等等。”张正祥说。

闲暇时,张正祥还要抽袋旱烟。

一排排打铁要用的工具摆放得很整齐。

在城市里打铁时间长了,张正祥便琢磨着自己开铺子。说起生意红火的时候,张正祥的脸上溢出了稍许的笑容。“那时候,一天都在忙活。人年轻嘛,干得了活,也不觉得累。打铁的收入养养家还是可以的。”

随着工业自动化和精密化的发展,铁匠铺的活路越做越窄。张正祥说,2004年,老乡吴学祥找到了他,合计着两个人共同开铁匠铺,这样可以用两个人的人脉关系开拓市场。这样,他们就在二桥路租了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房子,开始了至今已经十七年的合作。

别让手艺失传

3月21日下午,小河一工地的伍先生拿着六把撬棍到张正祥他们的铁匠铺里来修。

伍先生拿来了撬棍找打铁匠修理。

手艺是老手艺,付款却是与时俱进的。

将鼓风机打开,风直吹进火炉里。瞬间,炉膛里的火变得通红。把撬棍头放进火炉中,张正祥微微弓着背,站在火炉旁眼睛直盯着炉火。火候一到,张正祥便迅速将撬棍拿出来放在铁镫上。等候在一旁的吴学祥便拿着大锤,与张正祥手中的小锤一上一下地敲打起来。

捶打一阵后,张正祥转身把撬棍放进身后的水桶里,水面上立即冒出一阵白烟。如此反复,六根撬棍的修复就算完成了。

“好多钱?”伍先生问。“120。”吴学祥回答。随后,伍先生扫了吴学祥手机上的二维码付了账。

送走了伍先生,炉膛里的火便慢慢小了下来。没有了炉膛火的映照,铁匠铺里也就黑了下来。近两个小时没有人来,张正祥和吴学祥无事可做,张正祥便去隔壁的废品收购站帮老板装废品上车,吴学祥就在一旁玩起了手机。

没事的时候,张正祥去隔壁废品收购站帮忙,吴学祥在门面上守候。

眼看着天越来越冷,张正祥心想,不一定会有人来了吧。“有人不得?”一个人大声冲着铁匠铺里问道。原来,这是一位姓王的采药人,他的两把十字镐挖药的时间长了,镐头已经钝化,要在铁匠铺里淬淬火,让它重新锋利。

采药人在修理好十字镐后付款。

张正祥先用砂轮将镐头打磨一下,吴学祥则加煤鼓风生火。十字镐镐头送进炉膛里加热之后,吴学祥便把它放进一片装有机油的洋瓷碗中。一会儿,两把十字镐便修理完成。采药人给了30块钱的加工费便离开了。

眼见得不会再有生意了,张正祥把热水倒进脸盆,拿着毛巾认真地洗起了脸。“天热的时候,工地上有活干,来找我们的人就会多一些。那时候每人有两三千的收入。冷天就恼火了,一个月最多也就千把块钱。”一边洗脸,张正祥一边和人拉着家常。

干完活后,张正祥总要洗把脸。

   张正祥在守候。

 “现在,没有人愿意学铁匠这门手艺了。看来,铁匠这门手艺要失传了呢。”望着门外,张正祥喃喃地说道。

相关推荐

岳红霞:不忘初心红色剪纸颂党恩

2021-07-01
说起打铁匠,现在的很多人的记忆中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了。而改革开放之前,他们手中可拥有着一个让人羡慕的“热门手艺”。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