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学者顾久:贵州不是移民省

来源:贵州日报作者:顾 久时间:2021-04-19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话题背景

4月13日,202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位于贵州贵安新区高峰镇岩孔村招果组的招果洞遗址入选。

这是继1993年盘县大洞遗址、2001年赫章可乐遗址、2005年威宁中水遗址、2013年遵义海龙屯遗址、2014年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2016年贵安新区牛坡洞遗址后,贵州考古史上第七项“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6年至2020年,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和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对招果洞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经过5年的考古挖掘,相继出土百余件遗物,发现51处用火遗迹、2座墓葬,大量石制品、磨制骨角器,以及和人类活动有关的动植物遗存……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办公室点评:“贵州贵安新区招果洞遗址,反映了洞穴遗址以其地层堆积延续时间长、比较完好地保留远古人类栖居遗迹的特点。”这一重大考古发现,为研究西南地区早期人类居住活动、进一步复原史前社会发展提供重要依据。

多次听到学者说“贵州是个移民省”,虽不无道理,但从长时段来看,却不准确。而贵安招果洞的考古成果,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据我所知,关于人类的起源大致有两种说法:“多地起源说”与“单一起源说”。前者如传统中学历史教材所说:中国人是北京猿人的后裔,而西方人是克鲁马农人的子嗣,等等。这一说法现在说的人少了——全人类只是一个物种——智人,因此推定只能有其共同的祖先及其居处地。“单一起源说”又可分“非洲单一起源说”与“亚洲单一起源说”。有意思的是,无论是非洲或亚洲,贵州的人类历史都比较早。

赞成非洲起源说的复旦大学金力认为,“东亚人从南边进来。南方有三个特征:比较老、类型比较多、分得比较散。因而差异较大,我们知道,差异越大,证明他待的时间越长。我们又对东亚人从东南亚进入的时间做了估计:距今三到四万年,由南向北迁徙,进入中国和东亚。”就是说,非洲人走进中东,再走进东南亚,然后从东南亚经含贵州在内的中国南方,进入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最后变成东亚人的先辈。

赞成“亚洲起源说”的贾兰坡比较肯定地说:“我赞成人类源于亚洲南部,我所说的亚洲南部包括巴基斯坦、印度、缅甸,和我国西南广大地区。”而苏秉琦说得圆泛些:“要探索人类的起源,非洲和亚洲是最有希望的地区,其中也包括中国在内。因此有人提出中国(特别是中国西南地区)是人类起源的摇篮之一,并不是没有一些道理的。”近来,又有张文木也重提亚洲起源说:“中国西南地区能够成为‘人类起源的关键区域’——事实上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原始动物化石也出现在这一地区——贵州瓮安动物化石群”。

既然如此,就应该有旧石器的考古成果来映证,但贵州的旧石器考古曾寂没无闻,似乎这片山地从来杳无人迹。直到1964年,斐文中先生亲往黔西观音洞试掘,其报告称:“很可能,在中国南部的洞穴中,以现在这个贵州的观音洞为例,我们将要遇到的是与欧洲大陆的旧石器文化不相同的一种新的文化系统,与我国北方已知的旧石器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有可能有些相似。……今后在我国南部诸省,进行山洞里旧石器的调查和发掘,将是我们的非常重要和迫切的任务。”

从那以后,特别是近年,贵州旧石器、新石器考古发现层出不穷。而招果洞遗址考古,应该是其中的佼佼者。经过考古工作者的艰苦努力,其成果占有好几个“最”: 历史最悠久的遗址——从4万年前至2000年前;发现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通体磨光石器;中国目前出土磨制骨角器最多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国目前发现的用火遗存最为丰富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之一;中国南方最早的墓葬遗存和随葬行为之一;等等。被评为2020年十大考古发现之首,实至名归。

我推测,当时地球处于冰冻之中,人们靠狩猎采集为生,无力筑屋,只能托身山洞,而贵州相对温暖、山洞很多、动植物资源丰富,于是成为古人类理想的生存之所。而骨角器多,说明这里的人有智慧、加工水平高,骨针能带来温暖的衣服,骨铲能挖掘地下的根茎,生活得相对其他地方丰裕。但随着一万年前的地球变暖,冰雪解冻,洪水冲积出大河流域松软肥沃的土地,于是农业在大河流域产生,文明也随之伴生。而贵州的山地与水源均不太利于农业,此地的先民遂迁徙而往他处谋生——锐棱砸削器的扩展似乎也能说明这个过程。后来其他地方人满为患,又重新迁回了贵州。

所以,说“贵州是个移民省”似应改成“贵州后来是个移民省”更妥帖。

相关推荐

贵州民族传统文化产业蒸蒸日上

2021-09-30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话题背景 4月13日,202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位于贵州贵安新区高峰镇岩孔村招果组的…